胥坝罗贡新闻

首页 > 文化 > 万里入胸怀——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黄河》创作纪事

万里入胸怀——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黄河》创作纪事

作者:匿名 热度:1098 时间:2019-11-22 07:25:40

他在花甲年开了40,000多公里,相当于从黄河源头走到河口七次,画了一幅161米长的黄河全景图。为此,他准备了整整十年。

他一次又一次地爬上山顶,俯在峡谷的一边,欣赏祖国的壮丽景色,画出了母亲河最美丽的脸庞。当黄河直冲云霄,流向东海时,数千英里的路程就写在你的脑海里。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王克举(Wang Keju)最近完成了一长卷油画《黄河》的创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上一颗心。在他的同龄人眼里,他的好意肯定会给中国当代艺术史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深深扎根于时代的沃土,发誓要为他的母亲河传播这个故事。

寻找河流就是触摸历史。

2009年春天,王克举带着学生们去山西歧口写生。1948年,毛主席在从陕北横渡黄河的旧渡船上画了《世界黄河》和《向西看李家山》。这幅画的主体是一座黑色的山,夹杂着光线的棕色和黄色也用粗黑线画出来。黄河水像一条隐藏的龙一样被锁在一个刀谷里。在写生期间,沙尘暴发生了,黄土灌进嘴里,引起人们咳嗽,帆布大叫颤抖,树冠被风撕裂,但黄土高原上雄浑、厚朴和英雄情怀逐渐清晰。接下来,他从山西省歧口开车到河北省西柏坡。道路艰难崎岖。新买的吉普车很快报废了两个轮胎。他经历了毛主席当年的经历。他一路画画,越来越被理想和信念所感动。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一些风景和一些主题,希望它能承载我心中的民族感情。站在山西歧口的窑洞前,我突然意识到触发点是黄河!”

是的,黄河,黄土和黄皮。在中国,没有一条河流像黄河那样与全国有如此深厚的联系。黄河不仅是一条自然河流,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从唠叨的孩子到流浪的孩子,母亲河的文化身份已经深深地融入到每个中国人的血液中。

王克举浏览了历代著名艺术家绘制的河流地图。长江的大部分名画都是水墨画,比如张大千的《万里长江》。吴冠中曾在20世纪70年代画过一幅长江三峡的纸油画,但他后悔没有完成。看着这些写在历史上的伟大作品,王克举被大师们的感情和气魄深深打动了。

他也敏锐地意识到黄河流域的山川辽阔而浑厚,更适合油画创作。然而,如果直接使用西方绘画,它似乎“不好吃”,不能在中国人的眼中画出黄河。

油画长卷《黄河》片段

王克菊1956年出生于山东青岛。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批反映农村风俗的写实油画《黄昏》(Diwn)使他在画坛脱颖而出。此后,他在研究现代西方绘画和理解中国传统美学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写意油画的艺术风格。他领导和主持了中国人民大学美术学院写意油画工作室的教学和研究,推动写意油画成为当代中国油画的一个重要学术现象。

王克举认为,写意油画的本质是在西方油画的基础上体现中国文化的写意特征。黄河独特的形态和寓意只能通过写意油画来表达。

黄河在山东东营入海。小的时候,王克举总是听老人说,在过去,黄河下游就像一条“摇摆尾巴的龙”。它在三年内打破了两次,并在一百年内改变了方向。每年冬天和春天,人们纷纷逃离黄泛区,寻求饥荒救济和乞讨。自1949年以来,黄河下游没有发生决口事件。在王克举成长的岁月里,他亲眼所见的是,70年的治理和建设使这片土地上的数亿人能够吃、穿、暖、建富裕的家园。

偶然,王克举来到了山东菏泽一个叫“第一村台”的地方。当地政府在黄河河漫滩上修建了一个黄土高原,并将沿河分散的人们转移到那里。他们不再被洪水打扰了。天空很高,水很大,安澜河很大。这一幕让王克举觉得汹涌澎湃的情感有了一种表达的载体,一种力量在他心中滋长。

2016年6月,王克举来到山西晋中,再次眺望黄土高原。这一次创作的三幅大型绘画表现出强烈的黄河黄土文化特征,在技法和思想上都越来越成熟。这时,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教学任务,即将退休。他编了一份素描年表,已经画了20年的风景画。他去过长江南北近30个省、自治区和城市。

“让我们从这里开始!”他将这三幅画指定为黄河卷轴的开启作品,并踏上了更加艰辛的“黄河之旅”。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除了最冷的两个月,当“猫”在他北京的工作室里时,无论晴雨,他总是在移动。他提前进行了一次特殊的旅行,考察了30多个计划好的场景,画了100多幅草图。未来作品中的一些轮廓逐渐出现,长卷结构和叙事逻辑逐渐清晰。像一个虔诚的修行者一样,他告别了温暖的家,一步一步走向心中的圣地。

王克举来自一个农民家庭。父亲英年早逝,母亲独自抚养八个孩子。残疾的哥哥帮助人们切割窗花,绑纸人和马,而年轻的哥哥在帮忙。文盲母亲看着他的素描说,“你将来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

王克举一生都记得母亲的这句话。每当你遇到困难、沮丧和走投无路时,这句话都会萦绕在你的耳边。他非常清楚肩负使命的人是有价值的人。他的使命是毕生致力于为母亲河创作一部杰出的作品。

他的同事张春说,如果要成名或获得物质奖励,王克举不用走这条路就会过得很好。创作这部史诗的雄心使他坚定不移,为自己受苦。

2018年5月,王克举在壶口瀑布创作。(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扎根中国后,他用画笔测量了黄河。

黄河的水是如何流出天堂的,天空在哪里?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

2018年7月,62岁的王克举与6名学生和助手一起,前往青海省玉树地区曲玛来寻找黄河源头最大的水源——兴苏海。

数千万来自冰川融化的泉水汇聚成湖泊和运河,大大小小,像盆地状草原上的星星一样闪烁。一条宽5-6米的清澈小溪蜿蜒流过草地。这是孔雀河。孔雀河流入扎陵湖,然后流经鄂陵湖。只有到那时,它才成为真正的“河流”。在艺术家对色彩的敏锐捕捉下,姐妹湖是粉绿色和蓝色,几乎与蓝天融为一体。

驻扎在山坡上的素描队连续画了两天。在夏季的高原上,天空晴朗了一会儿,乌云翻滚了一会儿,他们不得不不时躲在车里以避免下雨和冰雹袭击,夜晚气温下降到5或6摄氏度。听说荒野里有狼、狐狸和黑熊,每个人都把三辆车围成一个三角形,晚上不敢走出这个小区域。

这些难忘的经历使黄河源头的王克举成为长卷绘画中最受欢迎的片段。黄河的伟大和魅力包括接近和征服的困难。

2018年7月,王克举在青海创作。(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但不说。”艺术家只有在身体上、精神上、法律上和辛苦地感受自然的美,才能感受到自然的美,并与之和谐相处。

黄河流经中国地理地图的三个步骤。黄河的最大美在于蜿蜒的河流、湍急的瀑布和马平川肥沃的土地。黄河以各种姿势给孩子们带来无穷无尽的艺术灵感。

《黄河》长卷的一个主要特点是所有的图片都是在现场即兴创作的。一般来说,一米见方的画布在现场素描时尺寸相对较大。然而,王克举的画卷只有2米*1.6米的宽度,总共有101张。共有36个场景,每个场景由两三幅、四幅或五幅图片组成。如何将绘画工具运送到现场是黄河绘画中的一个大问题。

定制实木画框、数百种油画颜料、大大小小的画笔绘画工具、轻型结构钢天篷、脚垫木箱、铲土铲、野营帐篷和其他设备都装满了一辆满载5吨的货车。卡车不能进入的山路只能由人背着走。在现场,由于构图的需要,竖立的画架经常被拆卸和添加。一旦开始,绘画从早到晚,无论是烈日还是风雨,都只能进行下去。这幅画需要一支笔来勾勒和丰富它。大尺寸排字笔使用的时间更少,小尺寸排字笔使用的时间更多。场景结束后,肩周炎、腱鞘炎和关节炎接踵而至...

素描是王克举坚持多年的“作业”。面对生机勃勃的自然风景,他总是忘记一切,不用绘画就能产生表达自己的冲动和欲望。这是一种激情的体验,在工作室里很难想象和拼接。

“对我来说,素描是创作,“场景感”是我创作的基础和出发点。”王克举说。

在小浪底,面对着从山上喷涌而出的难以置信的水柱,他挥舞着一支大笔,像写野草,像指挥一大群军队。在乌梁素海旁边的芦苇丛中,他暴露在超过30摄氏度的高温下。从日出到日落,即使蚊子像战斗机一样飞来飞去也无法扰乱他的心情...

“六法”是指“生动的气息”,绘画中的“气息”反映了画家的修养、知识、心灵和气质。虽然王克举已经离开家乡很长时间了,但他仍然有山东人的习惯。他对生活没有要求。他晚上呆在黄河边一个农民家的炕上,蜘蛛和爬行动物是他的伙伴。他不在乎。在山野地里吃午饭,一个墨西哥卷饼就足够了。他一摘下帽子,露出头,就大步跨过田埂,看起来像是一个出色的农场工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评论道:“他就像一个农民。只要他走到田顶,踩在地上,靠近庄稼,他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王克举就这样专注而自信地测量了黄河。正如他在自我报告中所说:“我将用钢笔和刷子把它堆积起来,使它变得又厚又圆。就像我20岁的素描创作一样,我用堆积如山的作品来表达我对艺术目标的信念...画黄河不仅仅是画黄河本身,更是一种不屈不挠、顽强不屈的精神,也是一位在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对母亲和祖国高度尊重的画家!”

看着国家的命运,他用艺术的力量感染了人们。

王克举热爱绘画和音乐。他受到黄河合唱团、陕北民歌和船夫歌曲的启发。当他完成创作,在北京的一家艺术博物馆里展开《黄河》的长卷时,展厅就像在演奏一首形状、笔触和色彩各异的《黄河交响曲》,气势宏伟,令人振奋。

如果说黄河缥缈的源头是这部交响曲的前奏,河套平原蜿蜒平坦是康塔塔,那么壶口瀑布就是激动和壮丽的高潮乐章。

2018年5月,王克举来到壶口瀑布。每秒9000立方米的水从40米高的河床冲下来,猛烈撞击下面的岩石。海浪汹涌,群山堆积如山。在漫天的雾雨和大地颤抖的轰鸣声中,王克举为整部作品定下了基调:咆哮、激越和汹涌。这是黄河的特征,也是黄河交响乐最强的声音。黄河向东流。它积累了数千英里和数千个山谷的巨大力量。它冲破了悬崖,冲出了山口。它象征着经历过苦难的中华民族。汹涌的黄河赋予了它强大的精神力量,它前进的步伐不可阻挡。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建(Wang Jian)评论说,山西-陕西峡谷的这一段,在同一个颜色体系中有不同深浅的棕色、土黄色、深黄色和浅黄色的变化,加上几片厚重的黑色和棕色,色调对比强烈和谐,节奏高,气势雄壮,形成了最完整的结构,色调均匀,是整卷中最精彩的部分。

油画长卷《黄河》片段

小浪底从最后一条峡谷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后,黄河进入了广阔的尤鲁平原,浩浩荡荡地奔向大海。在两岸肥沃的土地上,盛开的棉花像白云,新开放的棉花桃像一张无法遏制的笑脸。风一吹,田野就向一个方向翻滚起伏,仿佛在演奏丰富多彩的乐章。

在泰山和济南之间,他画了一朵春色丰富的桃花,这就是赵孟頫的名画《桃花源记》所创作的《桃花源记》。深秋,夕阳尽可能地将泰山最高的玉帝和“五岳独尊”的石碑映得更近。远处的群山像玉带一样把黄河推向天空。海口东营湿地的芦苇花像紫色的地毯一样伸展开来,与大海和天空融为一体...整卷篇幅的五分之一的这幅画展现了黄河下游的美丽景色,就像《黄河交响曲》的结尾,暗示着中华文明的无限发展。

从黄河源头的宁静,到壶口瀑布的激越,从尤鲁大地的春秋,到归海时的深邃宁静,画布似乎呈现了一个完整的生命历程,在华丽的完美之后以平淡告终。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刘明才在读了这篇长篇论文后,感慨万千地说,中国传统艺术理论强调“向自然学习,向心灵学习”。王克举描述的黄河与其说是河流景观,不如说是生命颂。他把对技能和自我表达的追求融入到对国家命运的沉思中,表达了他强烈的家庭和国家感情。这是文艺界长期以来呼吁的公平气氛。

云纹和郭云相连,云纹和郭云相连。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的精神,文艺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文艺工作者应该记录人民的实践和时代的进步,创造杰作,弘扬当代精神,凝聚新时代的强大力量,激励人们充满活力地走向未来。

站在黄河的长卷前,观众会发现画面上没有人,没有桥,也没有建筑,但它让人们感受到了强烈的时代气息。这是为什么?

也许,这种想法只是为了创造一种像世外桃源一样原始的生态理想状态,向中华民族表达黄河超越时空的象征意义,赞美中国人民的战斗精神和宽广胸怀,并暗示一个极其广阔的舞台、不屈不挠的力量和勇往直前的力量。

油画长卷《黄河》片段

写意“中国精神”,他给画卷以独特的诗意。

这幅国画里装着一幅卷轴,走进清明上河图,走进几千里的群山,走进富春山公馆。这是中国人独特的审美方式,表达了他们心中的形象和超越时空的精神时间。

黄河卷轴使用了中国传统的散点透视法。每个场景的视角根据场景的需要上下左右变化,有时向上看,有时向下看。“旅游景观”的空间概念体现了中国画的结构特征。在文学理论家看来,这将《黄河卷轴》带到了一个新的审美高度,具有独特的当代艺术价值。

油画从19世纪末开始被引入中国。从林风眠、徐悲鸿、董文茜、吴冠中等几代大师的探索到中国油画民族化,再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各种趋势的艺术语言实验,“中国精神”的语境始终贯穿始终。现在,中国油画应该在一百年积累的基础上,与这个时代找到更多的共鸣,坚定文化信心,与世界对话。

黄河上游的炳灵寺石窟,西北山川壮丽,南方石林美丽。在王克举的作品中,暗黑色的树木和鲜红色的砂岩用线条和颜色密集排列。蜿蜒在半山腰的云像草书一样肆意。山脚下的黄河像镜子一样安静。线条清晰果断,片段与整体,繁与简,松与紧,中西绘画自由结合,将形象描写提升到自由写作的高度,意味无限。

2019年5月,王克举在炳灵寺创作。新华社记者曹颖

艺术理论家张晓玲认为,王克举将西方绘画的形式、材料和空间结构与东方世界观、空间观和沉思方法论融为一体。在前人的基础上,长篇《黄河》在中国油画民族化和地方化的进程中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十月的金秋,当黄河入海时,芦苇花盛开在海滩上。这幅100米长的油画《黄河》将很快在这里正式展出,以迎接公众。如果你想问九曲黄河有多美,它就在这张画布上,在大海和天空之间。

许多人问王克举同样的问题:“黄河在我们家乡有多壮观,你能把它吸引过来吗?”

王克举笑了,并没有每次都回答。

一天晚上,一个肩上扛着锄头的老农站在王克举的画旁边很久,说:“你画得真好!”

王克举问他:“我的画一点也不像,有多好?”

老农回答,“嗨!这就是你的意思!”

这是中国人对艺术最传统和最质朴的理解,“在绘画上,一个人可以通过看起来像一个形状来看到他的邻居和孩子。”每个中国人对黄河都有不同的记忆,但是每个人都能在这幅画中找到他心中的黄河。(记者曹颖·高捷)

点击王克举和他的《黄河》的视频

了解更多关于新华社采访:梦见黄河十年

资料来源:新华社

 
© Copyright 2018-2019 julesandjane.com 胥坝罗贡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